一方面,美元走强会降低贸易总量水平,基于价格粘性与贸易需求弹性,造成全球贸易市场萎缩;另一方面,美元走强会提升借贷成本,加之美联储紧缩政策落地,将加剧新兴经济体债务压力,对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冲击。

  笔者认为,短期期债市场仍有一定支撑,振荡上行或高位振荡是大概率事件。中期看,进入6月份以后疫情形势将逐步缓解,经济基本面逐渐改善,宽信用渐渐回归,期债价格将见顶回落。长期看,美联储持续加息及美债收益率的上行高度将决定期债的下方空间。操作上目前可适度短多,或逐步建立趋势性空单。   近期期债价格连续四周上涨,并逼近4月初的高点。引导本轮期债价格不断上行的主要因素有:第一,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;第二,市场利率回落至极低水平,目前已接近2020年年初全国疫情暴发时的水平,成为推动期债上涨的主要动力;第三,美国国债收益率小幅回落,外围利空因素趋缓。整体看,基本面和资金面都有一定支撑,期债短期仍有上行动力,但考虑到当前估值已接近前期高位,上行阻力将逐步加大。   资金利率下行空间受限   4月份降息预期落空,5月份MLF利率维持不变,我国货币政策仍相对谨慎。4月份以来,全国多地疫情反复,管控措施使得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。从4月份的经济数据看,明显低于预期,社融数据大幅回落也反映了社会资金需求的回落。因此,从较弱的基本面和实体的悲观预期带来的资金需求下降看,宽货币的预期依然存在。5月20日央行下调5年期以上LPR15个基点,不排除近期继续降准的可能。不过笔者认为宽货币的空间有限,一是受美联储持续加息和缩表的影响,人民币贬值,稳外汇的重要性提高;二是市场利率维持在较低水平,进一步降息的概率较小。   从资金面看,当前的流动性非常充足,主要原因是弱经济导致较弱的信用,实体资金需求的快速回落使得银行体系的超储率回升,资金流向金融市场,供给增加。当前资金利率已回落至两年来低位,由于疫情的影响仍在持续,5月份接下来的时间及6月份利率有可能继续维持较低水平。即便如此,资金利率下行的空间也不大,一是最差的经济预期已经得到体现,二是随着上海等一线城市逐步复工,融资需求将逐步回升,制约了资金利率的下行空间。   疫情后的经济表现值得期待   疫情短期对经济的影响较大,压制了生产和需求,造成生产和消费的快速跳水。   按照2020年年初的经验,由于疫情暴发,我国2020年一季度GDP大幅回落,进入4月份后,全国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企业加速复工复产,经济在第二季度出现脉冲,生产先行,而后消费也逐步回升。这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肯定小于2020年,因为防疫政策有所变化,除了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生产下降严重外,其他地区影响不大,从产能利用率可以看出,中上游商品的生产并没有发生较大变化。在“动态清零”的防疫政策下,预计6月份疫情形势将有所缓解,之后经济短期迅速恢复,生产特别是消费快速回升,同时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在稳增长政策下将逐步好转,因此疫情后的经济表现应该不差。   美债收益率大概率反弹   美联储5月份如期加息50个基点,并将在6月份开始缩表。按照2015年美联储加息对美债收益率的影响的历史经验看,美债收益率大概率继续反弹。美联储加息以及未来加息和缩表进程可能继续利空市场。美联储的紧货币动作制约中国宽货币的空间。第一,中美国债利差处于较低水平,目前十年期中美国债利差缩窄至0附近,已处于历史极低水平,美债收益率不断上行,即使中国国债收益率不变,中美利差也将进一步被动收窄。第二,如果我国经济增速下行,容易造成资金外流,使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,从而造成资金进一步外流,届时稳外汇的重要性将提升,从而限制我国宽货币政策的实施空间。   从期债市场价格的影响因素分析,短期看预期和资金面,中期看经济拐点的出现,长期看美联储加息进度及美债收益率上升的高度。笔者认为,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前,期债市场仍有一定支撑,振荡上行或高位振荡依然是大概率事件。中期看,进入6月份以后疫情形势将逐步缓解,经济开始触底反弹,基本面逐步改善,同时宽信用逐步回归,期债价格将见顶回落。长期看,美联储持续加息及美债收益率的上行高度将决定期债下行的空间。操作上,目前价位趋势性追多风险较大,投资者可适度短多,或逐步建立趋势性空单。(作者单位:宏源期货) 关注同花顺财经(ths518),获取更多机会

  [汽车之家 资讯]  5月16日,上海市汽车销售行业协会发文称“上海汽车市场4月的新车销量约为0台”,事实真的如此“惨烈”吗?4月车市大跌已是人尽皆知,上海车市断然好不了,这也是脚趾头都能想到的,原因无需赘言。然而,真实的数据显示,上海4月新车销量并不是0。本篇我们就立足数据真相,抽丝剥茧,探到更深层面来看看4月车市究竟有哪些出乎意料,又出乎到什么程度。

货币政策正在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,特别是对房地产的定向支持正在持续加码,释放了明确的稳楼市信号,意在缓解房地产市场下行对宏观经济的拖累,同时也有助于管控头部房企违约等重点领域风险。

  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(FOMC)近日公布最新利率决议,将基准利率上调50个基点至0.75%—1.00%区间,为2000年5月以来最大幅度加息;6月开始以每月475亿美元的步伐缩表,并在3个月内逐步提高缩表上限至每月950亿美元。此前市场对于美联储偏鹰派的预期较为强烈,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上行至2.99%的水平。在正式公布加息之后,10年期美债收益率再度于5月6日突破3%至3.12%的高位。

  2022年3月中旬以来,我国疫情发生频次明显增加,波及范围不断扩大,经济压力更加突出。截至5月12日,10年期国债期货T2206维持了小区间波动,没有显著上行。3月25日的10年期国债利率在2.8%附近,5月12日的10年期国债利率微幅上行至2.81%。而2020年疫情期间,10年期国债利率下行了近50个基点,为何本次疫情及经济压力没有推动10年期国债利率大幅下行呢?